穿越千年的旅程

时间:2019-09-21 12:07:20 | 作者:叶文慧

“通高8。9厘米,孔内径3。8厘米……”“它是当之无愧的玉琮王!”耳边是嘈杂的声音,我静静地听着,眼前一阵恍惚,1986年,反山12号墓,我在这嘈杂的声音中睁开眼。怔怔地看着这些考古学家,思绪仿佛穿越千年,回到那个晴朗的白天。

那时候,我还只是一块玉。一双粗糙黝黑的手捧着我,献给他们的王。我看见跟我一起呈上的玉有些变成了玉鱼,有些变成了玉鸟,但王似乎对我格外上心。他小心翼翼地给我打磨,抛光。这个过程十分漫长,过了几个月吗?那时候还没有时间这个概念。

我初出雏形的时候,他兴奋地跟一个孩子一样,口中咿咿呀呀地说些他们精通的语言。之后他拿出了一个我叫不上名字的东西,在我的身体上刻划。同样漫长而无聊的过程,我忍不住闭上眼,沉沉睡去。

睁开眼的时候,王恰好雕刻完成。我大概是他最得意的作品。好些人围着我看,窃窃私语的样子一如现在交头接耳的考古学家。

时间啊总是飞逝,日月交替间王就离开人世。我应当与王合葬的,但当我再次从沉睡中苏醒时,却看见许多的人来来往往。我是怎么从土里出来的?我不愿深究,看街上人的服饰,距离王的辞世定然过了百年。

我看着这个动乱的时代,我看着这块土地上或是吴国或是越国的旗帜,我看着战火蔓延到了这里……逃亡的人们终于凝聚起来,一位结束乱世的帝王诞生了。同样,让我惊讶的是,仅仅14年,一个王朝就走向覆灭。“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似有文人低叹。王的一生是不是也如此短暂?弹指一挥,白驹过隙。几百年的记忆在我的眼前掠过,我仿佛又回到从前。

王在制作我的时候也会进行其他263作文网Www.263y.Com活动,我看见过他祭祀。他手上拿着象征权利的玉铖,高高举起,神情虔诚,口中念着祷告神明的话语。我羡慕地看着玉铖,却从来没想过自己也有这种机会。王将我制作完成之后的第一场祭祀,就是以我祷告神明,这个惊喜几乎让我缓不过神来。

秦朝,汉朝,我看着王朝建立,见证王朝破落。我听见无数誓言,看遍人间百态。在半梦半醒的时候,我听见耳边那坚定的声音“是日何时丧,予与汝皆亡!”;在春秋动乱的时候,我也曾被“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所感动;我听见李煜“问君能有几多愁”的感慨,我看见我的同胞的命运,恰似王朝覆灭。

良渚古城呢?它是不是也是这样,在“雕栏玉砌应犹在”中覆灭?它是不是也有这样一个不幸的命运,一如将我创造出来的王?历史是不是总是如此紧迫,“你方唱罢我登场”?

我站在良渚博物院里,身披昏黄的灯光,看着游客来来往往,匆忙的样子一如当年。“千年……原来已经过了千年了吗?”我低声呢喃。原来五千年就在我半梦半醒悄然度过。千年,洗刷王在这里生活的痕迹,却让王创造出的文化永存。

这是缘,我在华夏辗转,在半梦半醒间就已过去千年。

我想起文人墨客对良渚的赞扬,从宋朝“灯影夜明安乐塔,钟声晓出洞霄宫”到元朝“朱樱青豆酒,绿草白鹅村”;从明朝“天目山前夜月明,寒梢疏蕊影纵横”到清朝“苏堤踏遍上吴航,萍末风生暮色黄”。我想起这里是良渚。我游历华夏,穿越千年,兜兜转转,又回到了王的这片土地上。

“绿蒲浅水清回环,浪头雨急声珊珊”良渚玉,千年缘。千年缘,恍然如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