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家的银杏树

时间:2020-01-03 09:18:34 | 作者:朱昱涵

世界是瞬息万变的,虽有时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但有时连月亮的脸都在偷偷地改变。

我的世界也在岁月长河中不停地变换,但记忆的画面如青草般复苏,鲜嫩得如在昨天。

我的幼年时光是在外公外婆的陪伴下无忧无虑地度过的。外公家在乡下,屋子后面有一块地。从我记事起,就记得这块地上种了一棵树。外婆说:“这是一棵银杏树,你出生时外公栽的。长大了能结很多的白果,到时可以煮给我家乖宝宝吃。”那时的我很懵懂,对这棵树也很陌生,但吃让我充满了好奇,会长白果吗?白果好吃吗?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的空闲时间大多是在外婆家的后窗台度过。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托着下巴,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盯着窗外的一棵树发呆。春天时,光秃秃的树枝上冒出了小芽芽,嫩嫩的,绿绿的,像是给一位老者系上了绿色的蝴蝶结。

那时的我连忙高兴地找来外婆,告诉她这个好消息。外婆温柔地摸摸我的头,笑眯眯地说:“小乖乖,别着急,小树还没有长大呢!”我一下子蔫了……

光阴荏苒,小树在我的期盼中渐渐长大。夏天时,树臂上长满了小扇子,你推我搡间,连太阳也不能穿透,给人们带来阴凉。冬天时,褪去一身的华裳,露出粗壮的枝干,满布岁月的痕迹。沟沟壑壑间,更显老练,还差一步,就可以结果了。

再回外婆家时,外婆粗糙的双手摩挲着我的手,跟我一起看银杏树,满脸慈爱。我的手虽然有一些生疼,但很暖和。

三年级时放十一长假,我迫不及待地回到外婆家。刚到厨房外,就闻到一股臭臭的味道。“外婆,外婆,你是不是又有什么东西没舍得吃,坏掉发臭了?”我大喊道。

正在灶间忙碌的外婆,忙将手在围裙上擦了擦,跑到我身边问:“乖乖,你说什么呀?什么臭了?”“外婆,你自己闻。”外263作文网Www.263y.Com婆闻了闻,笑了,故作神秘地走近家里放食材的柜子,抓出一把东西出来。

我凑过去一看,原来是白果,白白的壳,一瞬间,我好像明白了。我一路狂奔,到屋后一看,满树金黄的叶子,如一柄柄纯金小扇,秋风中摇曳。叶子中间还有星星点点的白果。

外公被我的风风火火引了过来,站在我身边,轻轻地说:“这棵树今年结果了,你外婆天天盯着,一等到果子熟了,就赶紧摘了用水浸泡,把白果蜕皮做好,抢晴天晒干了,说等你放假来吃……”我不等外公说完,就飞奔厨房。

外婆已将白果外面的壳敲碎,里面的一层褐色的薄膜也已剥干净,露出青黄色的果肉。外婆揭开锅盖,氤氲中,我看到色泽诱人的红烧肉在咕嘟咕嘟。外婆将白果放入,又等了一会儿,白果烧肉出锅了。

我忍不住伸手拈了一块,送进嘴里,烫得我龇牙咧嘴的,肉香中夹着白果特有的清香。外婆看着我的馋样,脸上的褶子如同绽开的菊花。“慢点吃,还有,都是你的。”我调皮地吐吐舌头,嘴里一刻不闲,继续战斗。

从那以后,每到国庆长假时,无论我们是否回家,外婆都会早早准备好晒干的白果。虽然不能多吃,但我已经深深地爱上了白果的味道,因为这是属于外婆的味道。

再回外婆家,那棵银杏树已经长得枝干粗壮,不复当初的模样,累累果实已出现在多家亲戚的餐桌上。我和外婆站在树下,如幼时一般,只是不再依偎外婆怀中,而是并肩站立。我已及外婆眉间,对视间,感悟岁月的无情,在外婆身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树下,一只松枝般的老手与一只细嫩圆活的手紧紧地握着,久久不肯松开。

小树长粗了,变高大了;小女孩成长了,变坚强了;外婆衰老了,变虚弱了。世界万物都在变化,唯有您爱我的心没有岁月的痕迹,唯有您我彼此的心意不受时光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