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陵绝响,狂士再无

时间:2020-02-26 10:39:51 | 作者:刘起

伴着广陵的绝响,嵇康走了,

在那渐行渐远的背影中,整个魏晋短暂的华丽轰然倒塌。

“魏晋出英雄”,历史学家如是说。

不错,翻开魏晋的历史,一股名士之风扑面而来,而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莫过于嵇康。这位“竹林七贤”之首,着一袭粗衣,或抱琴行吟,或醉卧竹林,或邺下放歌,或南山采菊,“游心于寂寞,以无为为类”、“美酒以驱愁,越名教而任自然”。一把锤,一壶酒,一首赋,一曲琴,狂荡任此生。

狂哉!嵇康!

生处其时,魏势日衰,司马氏大有取而代之之势,王朝的更迭已成为定局,迫使许多士人开始对人生前途重新选择,这种选择充满了心灵的匍匐与站立的痛苦的挣扎。随波逐流者有之,激流勇进者有之,虚与委蛇者有之,敛迹避祸者亦有之。即使如阮籍这般名流,也“发言玄远”、“口不臧否人物”。

而嵇康则如一匹桀骜不驯的野马,“狂顾顿缨”“刚肠疾恶”,轻肆直言,遇事便发,悲则哭,怒则骂,以一种生的放恣,成为一个时代的逆行者。在嵇康眼中,这世界本如杯中清酒,无尘渣毫粒,无腐臭之气,而是清洌如流玉之晶莹,甜香若芝兰之悠长。然满眼是野蛮的屠戮,满耳是大众的悲鸣。面对钟会谄媚的拜访,你不屑一顾,“叮叮当当”的铁锤声与“呼啦呼啦”的风箱声中充溢着一种鄙视的轻慢。一句“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的奚落,也为你日后的覆亡埋下了祸根。面对昔日知音山涛的劝荐,一纸《与山巨源绝交书》,嬉笑怒骂,接舆狂歌,冲击着天下士人心中之块垒,一逞淋漓之快意,更成就了后人敬仰之声名,诚如《王君咏》所言:“鸾翮有时铩,龙性谁能驯?”

痛哉!嵇康!

在政治黑暗的魏晋,士大夫263作文网Www.263y.Com的一个嗜好是服药、饮酒,这与其说是隐逸、潇洒,倒不如说是这些都含有自虐的成分,他们追求精神自由,追求高古的人格,不愿向当时的社会妥协。在理想与现实的冲突中,生命的能量只能向内转,通过自虐式的感官刺激来获得暂时的宣泄和解脱。嵇康作为一位与时代相悖的人,他承受了太多的精神压迫与打击。在精神苦闷之际,他别无他法,唯有在丹药与烈酒中寻求安慰,借杯酒来浇心中块垒,这也是一种无奈的自我保护方式。

惜哉!嵇康!

司马氏自是不能容忍如此狂妄的挑战,既然这匹野马不能驯服,那便只能毁灭!公元263年的一个揪心的日子,嵇康缓缓地走进刑场,如血的残阳映照在他苍白的脸上,他眯着他那双早已习惯黑暗的眼睛,看着台下三千太学生稽首向着那个高高在上的人。司马昭也看着嵇康。临刑前,执刑官问他还有何话说,嵇康知道,只要向司马昭说一句恳求的话,则皆大欢喜。他的心在动,在痛,屈服吗?不,他知道自己并没有错,看着远山那亘古的日影,嵇康提出了生命中最后一个要求:拿琴来!轻移蜀桐,款抚吴丝,昂扬激越,响遏行云!曲罢,嵇康长叹一声:“《广陵散》今绝矣!”面对死亡,嵇康留给历史一个隽永的背影,那已成绝响的《广陵散》余音绕耳,在尊严与生命之间,这,是最令人荡气回肠的选择!

伴着广陵的绝响,嵇康走了,在那渐行渐远的背影中,整个魏晋短暂的华丽轰然倒塌。那倾圮的先烈,浩荡乎若大风乍起,飘飘乎若悲歌终止,我们只能在昏黄杂乱的史册中淼淼感受,感受他淡如止水的心境,感受他铮铮弥散的琴音。穿越千年时光,再次为你泪流满面。

手挥五弦,自逐清流真气节。

目送归鸿,经天纬地大诗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