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思想套上枷锁

时间:2020-02-28 11:00:31 | 作者:肖柯宏

“释放无限光明的是人心,制造无边黑暗的也是人心。”

——维克多雨果

伍尔芙说过:“人不应该是插在花瓶里供人欣赏的静物,而是蔓延在草原上随风起舞的韵律。”固然,在七百多年前文艺复兴播下的人文主义的种子如今已成参天大树的二十一世纪,我们都乐于花时间与精力来挖掘自己的个人属性,并将其与人性的美学相连,来证明我们的思想并不是某个活着的人的奴隶。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雨果的后半句话更值得关注。

思想是肉体的支撑,但它同样也要成为躯壳里的定时炸弹。情绪是思想的折射,反作用于行为,但当我们的情绪受到亚当斯密的《道德情操论》或是惠特克的《惠特克年鉴》左右时,我们本身就变得扑朔迷离。思想是不稳定的产物,而难以控制的事物便意味着危险。“公平”这个词汇的发明本身就意味着这个世界的不公,而当我们采取行动来寻求一些改变的时候,便无需停下来为自己逃亡路上无意踩死的蚂蚁修建坟墓。理智并不意味着人性的丧失,站在人道主义至高点的思想对人心的谴责也不异于道德绑架。

雨滴撞击着屋顶,一卷黑烟将最后一息不祥的火苗吞噬,窜进混浊的空气里。空气中混杂着硝烟与春天的味道263作文网Www.263y.Com,数阵钟声拂过广袤的平原,传递着死亡的音律。无需问丧钟为谁而鸣——它不是为你而鸣,仅此而已。战争的意义也无需拼凑思想去推敲,历史自会在你死后给你一个完美的解释。

历史是个可怕的东西。它的可怕,或者说是高明之处就在于它能在你意识所及之外毫无征兆地愚弄你。

刘邦建立了西汉王朝,项羽成了中国人血液中流淌的历史长河中英雄的坐标。两千多年前一场争夺王位的血雨腥风留给后人许多思考。不光是司马迁,就连几乎跨过整个中国封建史后的我们也会被项羽的人格所折服。项羽成了英雄的象征,成了美的象征,而乌江自刎更是把这种美推向了极致。

角度的局限很大程度上成就了认识的局限。如果有机会,我们是愿意做皇位上的“小人”,还是尸首落地的枭雄?任何历史都是当代史,而我们的个人史便是现在,而不在于数十年后后人饭后的谈资。死亡意味着意识的消亡,思想的终结,在这样的生命中,我们的思想不应成为人性美学的附庸。

“我认为人的一生中总会有某个时刻,需要坚守自己的决定。一个说‘这就是我,这就是我的选择’的时候,”有些生命无需慰藉,能给自己思想套上枷锁的人,也未尝不是勇敢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