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奶奶和那扇雕花木门

2019-10-19 作者:浅苍 初二作文我要投稿

淌在无声的河里,已归于尘土的的往事总在寂寂的夜晚生根错节的树。我看见它的枯枝在暗蓝的天空微颤,像无数双来不及拥抱的手;我看见落叶重返枝头,阳光洒进三尺见方的天井,几只麻雀在方尺间叽喳;我看见西厢房斑驳的雕花木门虚掩,一身深青布衣的太奶奶,寂坐在桌前。阳光与烟气氤氲,迷离了我的视线,但那时的日子仿佛落地生根,葳蕤满腔。我关于太奶奶的一切,都是从祖母那里听来的。

一卷书,一盏茶,一支烟。

这是太奶奶晚年消磨时光的方式。我不知道,上世纪八十年代,一位年过半百的老妇人,终日手执一卷线装古书看,是不是件稀罕事。现在看来,我的太奶奶,那是真是与众不同。寻常人家的老人们,多半会在太阳底下的老式木椅上,眯着眼睛晒太阳,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说闲话。我的太奶奶是个例外。终日在自己的房里捧着一本书卡看。至于看的什么书,我不大清楚。但那时的每个夜晚,都因太奶奶的书中的故事而丰盈斑斓。太奶奶倚在床头,祖母坐在床边,一灯如豆,重重叠叠的黑暗在一个个惊心动魄而又花头雕花被阳光穿透的那种美,仿佛阳光被分成一缕一缕,打在纸糊的墙面或者蹩进墙角,玲珑的花影就开在那。偶尔,我会坐在门槛山上,抚摸木门上的图案。我的手指游走在每一朵花,每一片叶和细长的花瓶之间,也从不问为什么。各忙各的,门外红尘滚滚,门里时光静谧。这样的场景,阳光与暮色对峙,童稚与垂老相融。而对美的欣赏与喜爱,却总在不经意间殊途同归。

及至现在,我问起祖母,太奶奶为什么会识字,为什么不串门,祖母才说出原委。原来,太奶奶从小在江南长大,家中父母早逝,由哥嫂抚养成人。哥嫂在江南开绸缎铺,家境富有,所以太奶奶是个典型的传统意义上的闺中小姐。不仅读书识字,也养成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秀习性……原来,我总会不子禁想起的江南,属于太奶奶。那里绿柳生烟,是行走的十四行诗;那里小桥流水,是婉约的千千阙歌。只是,那个曾经轻立绣楼之上,看惯了亭台楼榭的青年女子,怎样在岁月中一点一点褪尽了最后一丝残红,我无从知晓。我不忍将晚年的太奶奶与这样的影像重叠,从繁华到落寞,期间的曲曲折折怎样锻造了一颗百转千回的心,我更是无从猜测。

万籁俱静的夜,我将呼之欲出的心思投入滚沸的水中,不动声色的热气迷了我的双眼,手中的茶盏,深一口浅一口咽下的,分明就是我无从知晓的孤单与落寞。

照片中的太奶奶温柔平和,从未抱怨过生活的困顿,只是她和那些雕花的门窗,一起留在了18年的春天。

故园东望,太奶奶,只愿杯酒抵清寒。

[ 初中生作文大全 散文1000字 初二散文 初二1000字 ]

上一篇:梵高先生

下一篇:致敬,初三学子!

更多《初中生作文
最新 初中作文
初二作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