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暴力

2019-10-19 作者:植翌 初三作文我要投稿

网络暴力始终是一个不断循环的生物链,无法逃离,不可避免。

他们对逝者感到惋惜,却又在黎明破晓后,寻找到新的猎物。十月十四号手机上被一条消息刷了屏:韩国女明星雪莉自杀。我很抱歉以这种方式认识了她。一个天生丽质的女孩,不愿走着别人为她铺的路,获得了大量的谴责,貌似他们就是雪莉的神,必须以他们所想的去做。雪莉曾说过:“我不喜欢穿bra,因为里面有钢丝穿着不舒服,这是我自己的身体,我觉得舒服就好。”然而那些键盘侠以自己的想法,敲打出不堪入目的字眼,“擦边球”“恶心”什么难看的话都被说出,甚至是“去死吧”。那个满脸笑吟的宝藏女孩,又有谁知道她在晚上默默擦眼泪的模样。无论是谁,也不可能对外界的舆论做到完全不在乎,雪莉的每一条微博下,都成了大型网络暴力现场。巨大的压力,让雪莉得了重度抑郁症,键盘侠又毫不示弱地指出“什么都摊上抑郁症”,打出令自己满意的文字,然后笑嘻嘻的离去。这位年纪才20多少的女孩,以自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朵雪花是无辜的。”这是沈梦辰的一条微博,键盘侠们如一只抢不到食物的狗,再次在网络上疯窜起来,无情的评论“关你什么事”,又窜到宋茜的微博下不断辱骂,不断循环……永不停息。

网络暴力和校园欺凌又有什么两样呢?只不过是从别人的痛苦上建立的快乐的人数多了罢了。

键盘侠总以为说别人几句没什么大不了,但总有可能,你的那句辱骂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现实中,校园欺凌总有人会出面制止,可网络上呢?为什么没有人愿意去相信、支持他(她)呢?任其它不断扩大,通过社交媒体,隔着屏幕的方式去不断欺凌,得到快感。像极了一位小偷,偷走别人对其爱与信任,给予空荡无助的悲凉。

可敬的排球教练郎平也曾受到过网络暴力。2008年奥运会在北京举行时,郎平带领的美国女子排球队战胜中国女子排球队,被大众辱骂“卖国贼”,这一骂,就是十年。他们只管“教育”,从不了解郎平的一生,郎平当时在美国当教练是为探究美国排球实力,当中国女子排球到了低谷时期,她回了国,带着对美国排球的研究带领着中国女子排球,以至于今年再次获得了世界冠军。当一个人有荣耀的时候使劲吹捧,只要出现一点点瑕疵就往死里拍。现在他们总说着郎平厉害,谢谢郎平的教导,却从未说过一句对不起。骂了十年,却没产生一点歉意,他们的仁慈心格外宽广。

键盘侠如何产生,无非就是看别人不爽或是嫉妒他人,夏洛蒂·勃朗特在《简爱》中所写的“只能看到细微的缺陷,却对星球的万丈光芒视而不见”倒很好的形容了他们。网络暴力就像尼采所说的“一支无言的箭,射向广漠苍穹,而半途中一个女人被它杀害”,而这支箭,仿佛还会继续下去,杀害更多的人。

拒绝网络暴力,以友善美好的眼光对待每一个人,让这条生物链不再永远循环。

[ 初中生作文大全 议论文1150字 初三议论文 初三1150字 ]

上一篇:我的高一生活

下一篇:你只是看上去很努力

更多《初中生作文
最新 初中作文
初三作文 推荐